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灵驿站

天主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我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日志

 
 

中国教会百年沧桑的素描——纪念金鲁贤主教  

2013-04-29 13:45:30|  分类: 历史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甘保禄
            天主教上海教区金鲁贤?类思主教,耶稣会会士,于2013年4月27日下午14点46分在上海安息主怀,享年九十八岁!
中国教会百年沧桑的素描——纪念金鲁贤主教 - 我心飞扬 - 心灵驿站
 
       金鲁贤主教的一生可谓与中国教会同行的一生,他的经历和作为可谓中国教会近代历史的写照,他的功过是非可谓中国教会百年沧桑的素描。

         1916年生于上海的金鲁贤,幼年丧亲,和当时千千万万的孤儿一样,他也是由教会一手养大并培养成才的。1932年,十六岁的他进入修院,六年后加入耶稣会,于1945年晋铎。两年后,他被派往国外进修神学,先后在法国、英国、瑞士、奥地利、联邦德国、意大利等国求学。1950年获罗马额我略大学神学博士学位。这段求学和接受陶成的岁月,不论是对当时的金神父来说,还是对整个中国教会而言,可谓风和日丽的“蜜月期”,但随后的几十年则可被称为“风浪期”:
      1951年学成回国后,
金神父所面对的是一个政权交替后的“新中国”。随着外籍传教士陆续被驱逐出境,金神父临危受命,出任徐汇总修院的代院长、耶稣会上海区代会长及中国耶稣会代巡阅使等职务。再随着时间的推移,国籍神职人员也成了被打压的对象。1955年9月8日,金神父与当时上海教区的龚品梅主教及一大批神父同时以反革命罪名被捕入狱。他被判劳动改造三十年,后因外语方面的才华而和其他几位有同样能力的神父被安排在公安部下设在河北保定的翻译机构担任翻译员。直到1982年才获得释放,重新回到教会的牧灵和福传岗位上。
      但就在金神父和绝大多数国籍神职人员被劳改期间,中国教会也正在经历着一系列不寻常的起伏与变化:
1957年“天主教爱国会”产生;1958年,出现首批“自选自圣”的两位主教(董光清、袁文华);1966年-1976年,文革时期的大动乱;1978年后,改革开放、拨乱反正、逐步恢复宗教信仰自由;1980年,“中国主教团”、“中国教务委员会”成立,随之而来的是地上、地下教会的出现……
    我们可以说,八十年代后的中国教会步入了“重建和恢复期”:开放教堂、开办修院、礼仪改革、成立出版及社会服务机构(如上海光启社-1983,河北信德社-1991,进德公益-1997),但与此同时,随着中梵关系的僵局和教会内部此起彼伏的纷争,布满了千疮百孔的中国教会这艘大船,一直在各种风浪与考验中颠簸向前。而这一阶段的金主教则以其特殊的身份、阅历和学识,为上海教区和整个中国教会做出了许多有目共睹的贡献:1982年获释后的金神父,应当时上海张家树主教邀请,从河北回到上海着手恢复佘山修院,成为创院院长1985年,他和李思德神父在没有宗座批准的情况下,被山东周村的宗怀德主教祝圣为上海教区助理主教;在金主教的努力下,上海成为国内最早推动中文弥撒的教区,而且使中国政府容许信众在弥撒中为教宗祈祷;他所创办的佘山修院迄今为华东地区和其它教区培育逾四百名神父,其中约有十六、七人成为了主教;光启出版社在八十和九十年代为“久旱”的中国教会提供了急需的教理、资讯和灵修食粮;上海教区大多数的教产获得了落实,恢复圣堂140多座,天主教友人数已达15万。2004年,经过他本人申请,教廷正式接纳并认可金鲁贤为上海教区的助理主教。
   
   金主教能够说多种语言,曾经访问过海外许多地方教会,会见过不少知名的教会人士和国家元首如:印度德勒撒修女、美国总统克林顿、德国总理默克尔等。而他在中国政府相关部门的眼里,也是一位德高望重、爱国爱教的宗教人士,多年来一直担任全国政协委员的职务。他留下的著作包括:2007年上海辞书出版社为金鲁贤主教出版了《金鲁贤文集》一书,该书记录了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间的部分牧函,以及金鲁贤主教在罗马宗座额我略大学攻读神学博士时候的博士论文等。还有一些是金鲁贤主教对待当时教会所面临的相关问题的看法和建议;2009年,他也出版了自传《绝处逢生·上》,该书记载了金鲁贤早年的生活经历,以及50年代回国后的种种遭遇,颇具史料价值。   
  毋庸置疑,不论是在中国教会内还是在海外,金主教不但是知名度最高的中国主教之一,也是备受争议的人物,有人公开批评他是中梵之间的“投机分子”,更有人指责他大权在握,独断专行。而金主教本人在2007年接受《大西洋》周刊访问时也说:“梵蒂冈认为我为教廷所做的不够,中方却认为我为梵蒂冈做得太多,真的很难满足双方。”此言透露出来的不但是他内心的无奈和痛楚,更是长期困扰中国教会的症结之一。今天,当我们站在历史的角度,去重新审视金主教将近百年的人生及牧灵轨迹,也许就更能体会并明白他的这种无奈和痛楚,以及中国教会的症结与难题。鉴于此,我愿意再一次重复本文开头的这段话,权作为对金主教的缅怀:金鲁贤主教的一生可谓与中国教会同行的一生,他的经历和作为可谓中国教会近代历史的写照,他的功过是非可谓中国教会百年沧桑的素描。
  斯人已去、亲情宛在!金主教去世的消息在很短的时间内便传遍了海内外的华人教会团体,而世界许多媒体也在第一时间作了报道。今天,香港的陈日君和汤汉两位枢机主教,以及万民福音部的秘书长韩大辉总主教,也已不同的方式表达了对这位前辈神长和故友的怀念、感激与高度评价。过去两年来,由金鲁贤主教执掌牧职将近三十年的上海教区的确经历了复杂多变的过程,特别是围绕他亲自祝圣的两位新主教的一系列变故,就更令整个中国教会,甚至普世教会高度关注,不晓得未来会如何发展变化。如今,虽然金主教已经“打完了这场好仗”,回归天国,但仍在“旅途”中的上海教区和中国教会必须继续牧灵福传的使命,在圣神的带领下勇往直前。惟其如此,才是对像金主教这样的前辈们最好的怀念和敬仰,也才是对自己生命与圣召价值的最好体现与回应!
      愿金鲁贤主教和所有先我们而去的中国教会先辈们在天乡安息,并不断为我们转祷、祝福、加油!!!
中国教会百年沧桑的素描——纪念金鲁贤主教 - 我心飞扬 - 心灵驿站
中国教会百年沧桑的素描——纪念金鲁贤主教 - 我心飞扬 - 心灵驿站
 
  评论这张
 
阅读(2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