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灵驿站

天主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我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日志

 
 

死猪哪里去了?   

2013-03-24 20:26:27|  分类: 瞬间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死猪哪里去了?

记者_徐卓君 浙江嘉兴报道 摄影_孙炯

死猪哪里去了? - 花城王姐 - 花城王姐2的博客

 3月15日午后,黄浦江上游松江区米市渡的水上保洁作业码头,数十条光猪姿势难看地挺在岸堤上,那是上午打捞的结果。

尸臭弥漫在码头间,包裹严实的保洁员隔一会去洒一圈消毒药水,也难以消弭呛鼻的气味。抓斗机摇摇晃晃降下来,打开,夹住猪,连同水葫芦一齐投进环卫车,打捞的死猪最终被送往上海市动物无害化处理中心焚烧。

这些死猪最早出现在3月5日,上海市松江区的居民发现北边的黄浦江上漂来数头腐烂的死猪,恶臭不断。而死猪出现的水域正是黄浦江的二级水源地,靠近松江区自来水厂的取水口。

这不过是一个开始,接着,金山、奉贤和闵行的水域内都陆续出现大批死猪,打捞队成立之后,截至3月19日,黄浦江上的死猪已经超过万头,恐慌的上海市民不得不自嘲“打开水龙头就有排骨汤喝。”

不是我的猪

上海市一早就和死猪撇清了关系:上海市农委称,上海本地没有发生重大动物疫情和大规模死亡,也没有发现向黄浦江丢弃死猪的现象;上海官方称黄浦江水源水质稳定;农业部告诉公众没有疫情发生。

矛头指向了浙江嘉兴。上海市在3月11日发布消息,对部分死猪的耳标进行了核查,初步认定死猪来自浙江嘉兴。

位于黄浦江上游的嘉兴,不愿背上这个黑锅。

嘉兴市政府连夜举行新闻发布会,副市长赵树梅说,上海给嘉兴市提供的17个耳标中,7个已查处到位,6个已立案调查,4个有待进一步查证。“但耳标是生猪首次免疫时的标记,一部分会转售其他地区养殖,因此不能认定上海水域的死猪全部来源于嘉兴。”

和上海接壤的嘉兴地区是浙江省的养猪大户,浙江省有四分之一的生猪养在嘉兴,2012年生猪饲养量734万头。

特别是在平湖、海盐和南湖交界处,被称作“猪三角”,在该地区,几乎家家都养猪。

南湖区新丰镇第一大养猪村竹林村,未见其村,先闻其味,屎黄色的猪粪铺散在田间地头。逾8平方公里的面积里,饲养了14万头生猪。猪棚不够用,就盖在农田里。一片片绿油油的小麦和金灿灿的油菜花的田边里,不时传来猪的嚎叫声。

最近两个月,据竹林村负责治污的工作人员王贤军向《嘉兴日报》提供的数据,竹林村出现大量死猪,1月份死亡10078头,2月份死亡8325头。

但竹林村、新丰镇和嘉兴畜牧局否认了这个数据。在接待了一波又一波的媒体后,嘉兴市南湖区新丰镇竹林村村支书陈元华向南都周刊记者抱怨:“耳标只有17个是嘉兴的,为什么就认准了嘉兴?”

几乎所有的养殖户都在喊冤,“每年都要死猪的,今年和往年没有什么不一样”,“我们都有专门的人处理死猪的,有专门丢死猪的地窖,何必丢到河里去。”

2010年始,嘉兴开始在各个养殖村开始建死猪无害化处理池,村民更愿意管它叫地窖。

它也确实更像一个地窖,一个100立方米的水泥砌成的地窖,造价在4万到5万元,底下铺了生石灰,然后村里的大大小小的死猪就通过一个不到1平方米的口子被抛入这个地窖,等待它自然降解,时间要1年左右。

但是新丰镇只有112个处理池,并不够用。位于猪三角的平湖市草桥街道孔家堰村有两个处理池,当其中一个处理池建成半年不到就满了,村民把死猪扔在地窖边上,村里特意在地窖周围拉起了一张绿色的铁丝网,竖起了一块彩色的牌子,让村民不要乱扔垃圾,要美化环境。

扔不进地窖,村民就把死猪扔在路边,路边摆满了死猪。“这几天看不到了,电视台曝光了之后,就有人收走了,也不让扔在路边了,”孔家堰村村民张平(化名)说。

外地来嘉兴打工的丁纪礼,也见过农户丢弃的死猪,“肚子涨得老大,不过第二天没有了,叫收垃圾的船给收走了。”

打捞行动

死猪从来没有这样被重视过。

基层干部都被发动起来了,新丰镇的干部很乐意引各路记者去下辖的村里,观摩、拍摄病死猪的无害化处理过程。3月18日,净相村的养猪户向村部上报,死了头仔猪,让派专人来拉走。村部将消息报给新丰镇,镇上的宣传干部就领了电视记者去拍画面。

嘉兴台的记者扛了摄像机到养猪户家,降下的车窗却被一只手臂卡住,截车的是养猪户本人,他冲摄像师发难:解释清楚,为什么来我家拍?

年轻的村支书急冲冲赶过来安抚说:这是好事,正面报道,是保护产业,要给上海人看,我们嘉兴新丰的猪是怎么处理的,好事情嘛。

养猪户顶一句“那你们去上海拍”,拾来石块挡住采访车的回路,要求道歉,要讨名誉损失。

按照曹桥街道办事处副主任袁利强的说法,要“严防死守,不能在河里发现一头死猪。”

身着制服的基层派出所警察在曹桥街道孔家堰村来回巡视,“最近几天,每天来好几回,都是来问死猪的,”张平说,“以前从没来过这么勤。”

河道里收垃圾的船也来得格外勤。3月17日下午3点,一艘木船缓缓摇过孔家堰桥,除了两个身着橙色环卫服装的工人在打捞河里的垃圾之外,还有一个穿黑色夹克的中年男人背手站在船尾——干部们周末也在加班,督促死猪的打捞。船头除了河里打捞上来的生活垃圾,还有几只沾满污泥的粉色小仔猪,当《南都周刊》记者问起小仔猪的来源时,船上的人连忙摆手否认。

按照嘉兴市政府的说法,整个嘉兴市出动大量人力物力,巡查了近640平方公里,排查养猪场(户)逾13万场次,并在屋前房后、田间地头河道中打捞收集死猪3601头,其中80%是仔猪。

嘉兴市副市长赵树梅解释,2月份的两次寒潮,仔猪抗冻能力差,死亡率较高,但全市的生猪死亡率处于正常范围,确实没有发生重大疫情。

紧急突击之下,河道里的死猪暂时隐匿起来,但乱扔死猪的问题一直困扰着当地人。嘉兴市环保联合会的郁光明撰文称,在2012年11月走访猪三角地区时发现,大量的死猪被丢弃在荒滩、河道中,猪的粪便直接排在沟渠、河道里。

从嘉兴市环保联合会的统计数据看,2012年以来单是曹桥街道已经打捞收集被丢弃的死猪6000多头,而新丰镇在一次集中行动中就收集了被丢弃的死猪3万余头。

餐桌上的肉

巧合的是,就在死猪流入黄浦江期间,浙江省温岭法院审判了一起死猪流入餐桌的案件。2010年至2012年间,张兴兵在浙江温岭市共收购、屠宰并销售病死猪1000多头,这些死猪肉大多制成了腊肉腊肠,卖给了菜市场的摊贩或是餐馆的老板。

而在2012年11月宣判的一起特大病死猪肉案正是发生在嘉兴:一个17人的团伙屠宰加工7.8万多头死猪,上千吨死猪肉分别销往浙江、江苏和山东等地的小吃店、工地、食堂,销售金额达到了876万多元。为首的三人被判无期徒刑。

在孔家堰村的小卖部、饲料店、兽药店的水泥外墙上,仍然有张发黄的告示——打击食品犯罪。这是公安部2012年3月部署打击销售“病死猪”犯罪、“瘦肉精”“地沟油”犯罪、制售假药犯罪的一部分。

此前死猪流向餐桌是个公开的秘密。孔家堰村村民张平记得,村里的两个池子是2012年才开始建的。这之前,村里都有人专门来收死猪。

“60、70斤的小猪能卖50块,大猪100块。收猪的人给我们留了一个电话,有死猪就来收,收了卖到其他的地方吃,”张平说,“现在打得严……”

于是,收死猪的消失了,而死猪开始遍布河道荒野。

来源:南都周刊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